《纽时》报道为特朗普投下震撼弹,为竞逐连任带来巨大打击

▲《纽时》声称取得特朗普过去超过20年的税务资料,发现他在上述时间没有缴交联邦入息税。

《纽约时报》周日投下震撼弹,揭露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一年,只交了750美元的联邦入息税(income tax),同时指特朗普的商业帝国因为巨额亏损,过去18年有11年根本不需缴入息税。这消息无疑会为特朗普竞逐连任带来巨大打击。

特朗普在白宫回应时指,有关报道是假新闻,强调有纳税但无披露细节。特朗普集团首席法律总监加滕(Alan Garten)发声明回应,指有关报道大部分内容似乎并不准确。他称特朗普在过去10年,曾向联邦政府缴交数千万元个人税,包括2015年宣佈参选竞选总统以来,缴交数百万美元的个人税。

然而,报道分析指出,他花了数十年来塑造成功商人这个形象,4年前正是靠这身份的号召力,成功赢得总统大选,民调机构盖洛普(Gallup)在2016年2月的调查发现,共和党人视特朗普的商人背景,为支持他的第二重要原因。直至现在,仍有不少选民都指他在商业上的成功,是他精明的证据。

以下是《纽时》的报道重点。

1.  受惠惊人巨额退税 平均交140万元税款

报道中指,研究了特朗普18年来的税务资料后,发现他的确有缴交合共9,500万元的税金,但他同时收回高达7,290万元的联邦退税,据称他还从州和地方政府获得2,120万元退款,这些退税是根据他提交的联邦文件批出,收回大部分他已缴交的税金。

由于这些退税相当巨额,令特朗普在2000至2017年间,平均每年实际只缴交了140万元联邦税。相对地,美国收入最高的0.001%的人口,同一时段平均每年要缴纳2,500万元。

2.  吹嘘经营有道 名下企业实连年亏损

特朗普经常强调,他旗下的酒店品牌、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,都是他作为成功商人和企业家的证据,但《纽时》表示,这些广为人知的资产,其实都正在亏蚀。

《纽时》指,自2000年以来,特朗普旗下的高尔夫球场已合共蚀3.15亿元,其中包括他描述为其商业帝国的皇冠上明珠、位于南佛州的迈亚密多拉尔度假村(Trump National Doral Miami)。此外,位于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(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)也损失了5,500万元,将影响其「成功商人」身份,动摇其支持根基。

3. 企业靠外地豪客撑场 合法性成疑

自从特朗普开始竞选总统的工程后,《纽时》发现有不少团体、外国政府和政客都对他的物业资产投入大量资金,令特朗普这些收入的合法性存疑。

《纽时》列出一系列可疑的收入增长,包括自2015年以来,南佛州的海湖庄园(Mar-a-Lago)度假村因会员数量激增,每年增加至少500万元收入,以及葛培理佈道协会(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)2017年在华盛顿的酒店至少花费397,602元。

此外,特朗普在美国以外的发展项目也为带来不少资金,菲律宾为他进账300万元,印度有230万元,而土耳其亦带来100万元。

4. 左手交右手 奢华使费列商务开支

《纽时》指出,特朗普拥有的房屋、私人飞机和高尔夫球场,其实都是属于其家族业务,因此特朗普将相关的支出都归类为业务支出。由于企业可以将业务开支註销,有助减低特朗普的应缴税额。

由特朗普监製告主持电视节目《飞黄腾达》(The Apprentice)就尽显他的奢华生活,乘坐私人飞机出行及花7万元理髮等。

5. 多项债务将到期 或面临财政压力

《纽时》认为,特朗普正背负着4.21亿元的贷款,大部分将会于4年内到期,其中特朗普商业帝国的象徵、坐落纽约曼哈顿特的朗普大厦(Trump Tower)的1亿元抵押贷款,亦会将于2022年到期。

▲《纽时》称特朗普成为总统前,多年没有缴交联邦入息税。
▲报告指特朗普把主持《飞黄腾达》时的理髮费用也列入商务开支报税。
▲特朗普国际酒店被指一直亏蚀。
▲《纽时》揭发特朗普至少10年没交入息税,为他竞逐连任带来巨大打击。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