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州议会入手抢选举人票,特朗普凭终极一招扭转败局

▲特朗普对选举官员和州议会施压的做法虽然极具争议,但有可能其实没有违法。

两周前的今天,拜登宣布当选下一任总统,但特朗普至今日仍然拒绝认输。特朗普昨日(20日)和密歇根州议会共和党领袖会面,被指是企图「推翻」选举结果。到底他正在打怎样的算盘?本文为读者详细解释。

不论是传媒、法院甚至联邦选举委员会都没有权决定美国总统选举的胜负。真正左右结果的是全国50州的选举人。因此,当特朗普于法律战接连遇挫的时候,他似乎改为从州议会入手。

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:首先,尽可能阻止各州认证选举结果,不论是循司法途径还是鼓励共和党籍官员反对;之后,于拜登以些微优势胜出、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进行游说,要他们基于大规模舞弊情况无视普选投票结果;然后,要求州议会12月14日将选举人票投给特朗普而不是拜登;接着,只要有足够的州份这样做,例如威斯康辛州、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,特朗普的选举人票数就能达到270票的当选门槛;最后,若然拜登和特朗普打成平手,即各269票,要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选出总统,但因每州只有一票,规则仍然对特朗普有利,有望当选。

美国逾200年的民主历史以来,不是从未出现过争议。但《纽约时报》形容,今次特朗普意图推翻结果的做法是史无前例,比起1876年「骗子阁下」(His Fraudulency)海斯(Rutherford B. Hayes)的当选更具争议。

历史学家兼《战争总统》(Presidents of War)作者贝施洛斯(Michael Beschloss)指出,当年双方都同意最少三州选举结果有争议,但现时没有认真的人认为具争议选票的数目足以改变结果,并形容这是「人为危机」。

为了避免出现同样的争议,国会于1887年通过《选举人票点算法》(Electoral Count Act)。不过法例只是制定了框架,没有列明具体如何点算选举人票。俄亥俄州立大学宪法和选举法专家福利(Edward B. Foley)提到,法例只是要求国会考虑所有已经提交声称有效的选举人票。如此一来,国会就要面临现代选举最大的考验。

从理论而言特朗普不是没有可能扭转败局,但普遍认为机会甚微。选举人票大幅落后的特朗普必须成功游说几个州议会,而且他针对的州份大部分都是由民主党成员出任州长,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。例如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(Gretchen Whitmer)可以辞退选举委员会官员,再任命愿意认证拜登当选的人。他们甚至可以委任投票给拜登的选举人,意味将同时有州长委任的选举人和州议会委任的选举人提交选票,交由国会定夺。

当然,机会微不代表没有可能,毕竟特朗普的当选曾使人「跌破眼镜」,4年以来也打破了很多传统和框架。

美国立国初期,州议会有广泛的权力决定如何分配选举人票,加上其实美国没有宪法规定州议会要遵循普选结果,州议会一直以来只是自限权力,顺应普选结果。特朗普对选举官员和州议会施压的做法虽然极具争议,但有可能其实没有违法。

▲威斯康辛州州议会若在12月14日将选举人票投给特朗普,该州的普选票便变得毫无意义。
▲美国各主流传媒及反对特朗普的人,虽然认定拜登已当选,但最终结果仍未有任何官方认证。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