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下业主面对两难局面:租客欠租金,无钱供按揭,银行收物业

▲伊莱亚在波士顿拥有24间单人寓所。

疫情重创环球经济及就业市场,美国一些业主正面对两难局面,一方面他们的租客或没有能力缴交租金,另一方面业主自己也有按揭及维修开支,若无力供屋随时有被银行收回物业的风险。

波士顿大业主伊莱亚(Shad Elia)拥有24间单人寓所,他指政府推出的补助方案令其租客能继续交租,但现在补助已经完结,国会也不太可能在大选前通过一系列最新方案。随着冬季来临,伊莱亚亦担心一些例如是暖气、剷雪及维修的各项支出,令他出现财政问题。

他说:「我们仍有按揭及支出,但总有一个情况会耗尽所有储备,在某个情况我们还款会跟不上,他们不可期望业主提供住屋补贴。」

疫情对小业主构成很大危机,无论是持有商用物业或住宅物业,他们有很多是向亲戚借钱或透过个人储蓄去支付按揭,洛杉矶房地产法律合作伙伴汉密尔顿(Michael Hamilton)指出,业主被夹在贷方及租客之间,他预计会见到更多零售及商业业主透过法律追回租金的情况。例如全美最大的商场业主Simon Property Group正研究收购百货公司J.C. Penney,以免旗下商场失去最大租客,而同时也入禀向服装公司Gap追讨1.07亿元欠租。

根据非牟利机构阿斯彭研究所(Aspen Institute)8月一份报告,在接下来数个月,美国或有3,000万及4,000万人面临被驱逐的危机,37岁单亲母亲米歇尔(Jessica Elizabeth Michelle)可能是其中一人,她育有一名7个月大的孩子,害怕一旦被驱逐,就会无家可归。

来自三藩市的米歇尔在疫情前月入6,000元,她获联邦政府提供资助,地方政府亦在9月前协助她支付2,400元的租金,但现时她仅剩下每月不足2,000元的失业救济金。

她在10月只交了1,000元给业主,她说业主很支持自己,但业主也明言他也要支付款项,暗示不交租的话她将会被驱逐。米歇尔说:「之前我从未有交租的问题,我整晚在哭,这太恐怖了,我不知应怎样做,我职业生涯已毁掉吗?现在就像去到一个情况,『我是否会无家可归?』我不知道。」

穆迪分析公司(Moody’s Analytics)8月份的估计显示,美国的公寓租户和其他租户欠租金约为250亿元,到年底有关数字将达到近700亿元。

有业主就尝试与租客合作,给予对方更大租务弹性,希望互助解决当前危机,但疫情未完,业主本身也要支付按揭,倘若无法处理这个危机,业主也有被收楼的风险。

在俄亥俄州代顿(Dayton)持有及管理350个物业单位的扎雷姆巴(Gary Zaremba),其物业遍及超过100幢大厦,他说自己向情况困难的租户提供协助,转介他们到社福机构寻求援助,但他对前景感到担心,尤其冬季即将来临,租客也可能有失业危机,「作为业主,我要独自应对全球大流行,这令人困扰」。

▲扎雷姆巴在俄亥俄州代顿持有及管理350个物业单位。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