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加上苏彝士运河堵塞,全球物资短缺兼价格大升

▲「长赐号」在埃及苏彝士运河搁浅,影响这条全球最繁忙运河的交通,引发全球海上货运危机。

长荣海运旗下「长赐号」货轮「卡死」苏彝士运河多日,造成欧亚海域双向水路大堵塞,超过200艘货船无法通行。运输业指国际航运本已因疫情陷入混乱,货柜安排错配、人手及港口货位不足,有公司表示短短数月间海路货运成本已上涨逾6倍,各类产品无可避免加价,最终都要转嫁消费者承担。

疫情持续一年,不少地方仍然处于封锁状态,东西方主要航线长期受阻令环球供应链极度紧张,运送至世界各地的产品都已加价,而且出现短缺。运送被迫延迟、绕路至更远航道、货柜和工作人手不足都令各行业承受更大压力。

环球贸易有超过80%是经海路运送,疫情下运费本已高涨,一个40呎货柜去年6月的平均运费是1,040美元,但到今年3月1日已升至4,570美元。S&P Global Panjiva研究分析员罗杰斯(Chris Rogers)说︰「目前这些成本中很多仍只是反映在供应链中,我认为这无可避免将转嫁给消费者,只是时间问题。」

经济活动渐渐恢复,随之而来的贸易量迅速反弹也令公司措手不及,製造业回升、消费者对电视机和家具的需求也大增,令供应商应接不暇。製造业也面对零件不足的难题,例如主要汽车生产商福特和大众汽车,因为电脑芯片短缺而令工厂停工,因为这些零件都流向了智能手机、游戏系统和其他高科技产品。

美国消费者购买慾反弹,洛杉矶港口表示已经连续7个月出现入口增长,根据S&P Global Panjiva的数字显示,美国2月海运入口比去年同期上升30%,比2019年2月也上升20%,美国以至全球各地入口需求急增,导致货柜严重不足。

中国的出口恢复得比世界其他地方都要快,与此同时,主要的航运公司取消了数十条航线以应对早期的贸易停滞,结果就造成空置的货柜堆积在错误的地方,无法应付欧美突然上升的需求。全球最大货柜运输公司之一赫伯罗特(Hapag-Lloyd)就要额外调配52艘船,专门运送数以万计空货柜到所需地点,在一般时间他们只需动用不多于10艘船隻。

国际连锁超市Costco本月初已警告,由于货柜不足,公司无法储备足够的入口芝士。为欧洲个人护理产品製造商提供产品的英国公司Aston Chemicals表示,相比去年11月,今年1月的船运成本大增6.5倍,两个月前由马来西亚船运至英国费利克斯托港口(Felixstowe)成本是2,100美元,「今年1月我们为一个货柜要付1.4万美元」。有公司由于库存太少而决定改为空运,应付顾客需求,例如玩具及游戏商品,企业面临成本增加,一段时间后将转嫁消费者身上。

各地消费者的强劲需求预料将持续至少数个月,分析认为主要依靠进口零件的商品,价格升幅会更明显。ING资深经济学家科宁斯(Joanna Konings)表示,如果进口商品的成本大幅上涨或这些产品短缺,也有可能让本地生产商有更多的加价空间。

▲苏彝士运河管理局通过用拖船牵引、清除船头附近沙土、挖走河底泥沙等尝试移动货柜船。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